水资源用益物权立法解读

    【摘要】物权法相关条文规定,已清楚表明我国已经通过财产基本法的形式承认私法手段是水资源配置的主要方式。但物权法对水资源用益物权缺乏概括性规定,作为水资源用益物权定性的取水权,因为需要按照相关行政法律、法规予以解释和适用,导致其应该具备的安全价值大为减损。因此,我国立法应该进一步按照物权法确定的调整思路,来完善水资源之用益物权及其相关制度安排,包括:在物权法中采用水权来定义非所有人对水资源的新型用益物权,取消取水权的规定;水资源用益物权的种类、内容、取得等,根据物权法定原则由立法直接界定,而不再任由行政权力创设,使其体现出私法物权的性质;转换政府对于水资源的管理手段和方式,将政府对水资源的计划管理权,建立在水资源的整体之上,水资源份额上所存在的财产利益,则经由民事立法构建系统的水资源财产权法律制度调整。
    【英文摘要】According to the concerned terms of Civil Rights Law in China, it is obvious that in the form of property law our country admits that the means of private law is the main way to manage water resources. However, Civil Rights Law lacks a general regulation about the usufructuary rights in relation to water resource. The right to acquire water as a kind of usufructuary rights in relation to water resource ought to be explained and applied according to related administrative laws and regulations thus causing the safety value of it reduced greatly. So, the legislation in China should further change the way of thoughts according to Civil Rights Law so as to perfect the usufructuary rights in relation to water resource and the related systems, including: using water rights in the Civil Rights Law to define non-owners’ usufructuary rights in relation to water resource and cancel the extraction Water Rights; the types, contents and obtainment of usufructuary rights in relation to water resource ought to be defined by the legislation directly according to Civil Rights Law rather than made by the administrative power so as to show its nature of private law usufructuary; change our government’s management and ways in water resources—that is, to put the planed management of our government into the whole plan of the water resources; so far as the property profit based on the water resources lot is concerned, let it be regulated by the water resources property legal system based on the civil legislation.
    【关键词】水资源用益物权;水权;取水权;物权法
    【英文关键词】Usufructuary Rights in Relation to Water Resource; Water rights; Extraction Water Rights; Civil Rights Law
    【写作年份】2008年


    【正文】
      物权法在第二编“所有权”第五章“国家所有权和集体所有权、私人所有权”的第46条中规定:“矿藏、水流、海域属于国家所有。”接下来,在第三编“用益物权”第十章“一般规定”的第117条中规定:“用益物权人对他人所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第118条规定:“国家所有或者国家所有由集体使用以及法律规定属于集体所有的自然资源,单位、个人依法可以占有、使用和收益。”然后,在第123条中规定:“依法取得的探矿权、采矿权、取水权和使用水域、滩涂从事养殖、捕捞的权利受法律保护。”结合这几个条文,以及物权法第119-121条的规定可以发现,[1]物权法已经将水资源纳入到从所有到利用的财产法调整模式之中,调整的具体思路为:第一,水资源是由国家专有的财产;第二,对国家所有的水资源,单位、个人依法可以占有、使用和收益;第三,取水权是民事主体依法对水资源享有的用益物权。
      
      物权法的上述规定,清楚表明我国已经通过财产基本法的形式承认私法手段是水资源配置的主要方式。相比较原有的立法,物权法将取水权明确规定为用益物权亦是一大进步。但遗憾的是,物权法没有专门就水资源用益物权进行概括性规定;作为水资源之用益物权的取水权,仍然需要按照过去颁行的相关行政法律、法规予以解释和适用,如此却又令取水权对权利人所应该具备的安全价值大打折扣。由此,引出作者对我国立法应该如何进一步按照物权法确定的调整思路,来完善水资源之用益物权制度的一些思考。文中观点若有不当,敬请方家不吝赐教。
      
      一、 水资源之新型用益物权的确立及其价值
      
      物权法第118条规定:“国家所有或者国家所有由集体使用以及法律规定属于集体所有的自然资源,单位、个人依法可以占有、使用和收益。”此条与第117条并列,专门针对自然资源的用益物权而设,由此推论,水资源等自然资源之上的用益物权与第117条规定的民法上固有的用益物权不完全相同,应该属于民法上一类新型的用益物权。与民法上传统的用益物权相比,其最明显的不同在于:水资源用益物权的客体不具有传统用益物权客体物的一般特征。
      
      民法上传统的用益物权的标的物为不动产,且仅限于土地和建筑物。但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用益物权的客体已经从不动产扩展到动产和权利。[2]我国物权法第117条规定用益物权的客体包括不动产和动产,顺应了我国经济发展对财产用益范围日渐扩大的需求。
      
      具体到水资源用益物权的客体,它是水资源整体中的某一部分,它始终不能脱离水资源整体而存在。按照民法对于动产的界定,它应该属于民法上的动产。但是,它又区别于民法上一般的动产,表现在:其一,作为水资源用益物权客体的水一般以液态形式存在于整体水资源之中,具有流动性,难以特定化,按照传统民法理论,它不能作为物权的客体。因之,在确定具体的水资源用益物权客体时,必须采用一定的法律技术手段使其达到特定的要求。其二,水资源用益物权客体的水在形式上是作为集合物而存在的,因而,必须依人为的区分,将其划分为不同的比例或者水域面积而独立存在,在其上设立内容迥然不同的用益权。其三,传统用益物权的标的物为不可消耗物,其利用一般要求在保持原物存在的状态下进行,不可进行事实上的处分,而水资源用益物权客体的水在法律上视为消耗物,对它的利用或为消耗性利用或为非消耗性利用均无不可,并且不会因此影响水资源的整体功能和价值。[3]其四,自然状态的水一般以土地为载体而存在,与土地不可分离。所以,在开发和利用水资源的过程中,总是要经常发生使用他人土地的问题,这就需要就水资源的用益权与土地所有权或使用权之间的关系做出相关的规定,以协调它们之间的冲突。其五,水资源作为一种流动资源,必须依赖水工程储存、调节、分派,这就要牵涉到水工程建设和管理,而水工程的建设和运行模式又会反过来影响水流模式和水资源用途的发挥,所以,协调水事活动与水工程的关系,亦成为水资源用益物权设计的题中之意。其六,作为水资源用益物权客体的部分水资源仍然存在于整体水资源之中,各部分水资源同时共同构成一个复杂的水资源流域系统,赋存着第三人重要的生存和生态环境利益,由此导致水资源用益物权的类型及其内容设计至为复杂,除了要考虑水资源用益物权人与所有权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外,更为重要的还要处理好用益物权人权利行使与第三方利益保护的关系。

    网站声明:法律快车网刊载各类法律性内容是以学习交流为目的,包括但不限于知识、案例、范本和法规等内容,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将问题与链接反馈给我们,核实后会尽快给予处理。 >> 联系我们